您的位置:三二零中文网_无弹窗_免费玄幻小说TXT下载-最新最好看玄幻小说完本排行榜 > 都市言情 > 老子是条龙 > 145 堕落

《老子是条龙》 145 堕落

    会议结束之后,林天曼就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这个会议并没有提出解决方案,只是告诉所有人他们可能多了一个敌人,而且情况更加严峻,他们要做的事跟以前没有区别,那就是提高实力,最好是在夜帝对圣地发起进攻之前,率先占据主动,进攻日落城,这样做总比等死要来的壮烈的多。

    然而以他们现在的战力,对付一个夜帝都够呛了,更别说是要面对一个复活的妖族女皇,原本他们的胜算就极低,现在简直成了负数了。

    但无论胜算有多低,他们都不能放弃,因为现在只剩下他们这一股力量在对抗夜帝了,如果连他们也都放弃的话,那么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夜帝。

    林天曼尽量不去想这些烦人的事,她回到房间后洗了个澡,换上了睡衣后便打算睡觉了,可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也睡不好,因为她知道今天的事对于龙十三的打击有多重,说不担心对方是不可能的,也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虽然林天曼把这种担心认为只不过是因为龙十三是打倒夜帝唯一的希望,但事实上她心里很清楚,自己对那个吊儿郎当的男孩是有一定好感的,否则前段时间也不会一直跑去圣池等待龙十三,只为了跟对方见一面。

    但好感归好感,恢复理智的林天曼不会再被所谓的荷尔蒙冲昏了脑袋,也不会在干出前段时间那样荒唐的事,卸下防备和放纵自己只有一次,龙十三没有把握机会的话,她就不会再重蹈覆辙。

    性格强势的女孩子都是如此,她们将自尊放在第一位,或许她们会非常喜欢一个男生,可一旦这个男生对她们稍微露出一点点对他们不感兴趣的感觉,她们就不会再主动,而是用名为尊严的盔甲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现在的林天曼就是如此,所以这段时间她对待龙十三才会如此保持距离,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但那只是表面而已,至少现在林天曼心里还是会忍不住的担心起龙十三,因为他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女人,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坦然的接受这种事的,更别说在某些地方比她更骄傲的龙十三了。

    “有什么好担心的,他又不是只有王妙人一个女人,安慰他的事,怎么着都轮不到自己。”林天曼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

    女人天生都是敏感的,特别是在感情方面,从仇冬青和龙十三的互动就可以看出,两人关系不一般,这一开始让林天曼绝对有点怪异,毕竟带着媳妇还敢跟别的女人暧昧,林天曼还真没有见过这么胆大妄为的渣男。

    但真当她对龙十三感兴趣的时候,却有点能够体会到仇冬青的感觉,甚至有点感同身受,这或许就是她喜欢上龙十三的证据之一。

    正当林天曼烦躁得睡不着的时候,有人敲响了房门,照理来说,这个时间点应该没有来找自己,也没有人敢来打扰自己才对了,不过她还是起身开了门,因为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大有林天曼不开门,他就敲一晚上的姿态。

    结果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喝得醉醺醺的龙十三,他脸色通红,而且还在傻笑,显然已经喝得有点神经兮兮了。

    林天曼没想到龙十三会在深夜来找自己,但看到他喝成这个德行,估计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林天曼靠在房门,双手怀胸,因为她现在穿着薄纱的睡衣,所以这个姿势让她稍微有点安全感,以免自己走光,让眼前喝醉的男人兽性大发,引起没有必要的麻烦。

    她上下审视了龙十三一眼警惕道:“你这是大半夜发酒疯吗?”

    “我在龙千象的房间喝了点酒,不知道怎么就跑来找……”

    龙十三话刚说一半,就感觉自己的胃沸腾了起来,酒精刺激了胃部,导致他有点想吐,所以他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然后没有在林天曼的允许之下冲进了她的房间。

    林天曼一脸无奈,但总不能让龙十三吐到自己的房间里吧,于是她指着厕所的方向道:“厕所在那边,龙十三,你要是敢吐我一屋子,我就杀了你!”

    龙十三跌跌撞撞的总算的找到了厕所,然后便在里面疯狂的吐了起来,林天曼暗骂一句该死,她可不是照顾龙十三的保姆,但也只能把房门关上,因为她怕龙十三的动静太大,导致护卫队过来查看情况,到时候看到龙十三在她房间,她就有理都说不清了。

    为了避免没有必要的麻烦,她只能把门关上,然后捏着鼻子走进了厕所,发现龙十三已经吐完了,还细心的把自己吐出来的玩意给冲掉。

    龙十三坐在地上,对着林天曼傻笑道:“抱歉啊,我控制不住,等我想用真气把酒精给逼出来的时候,酒精已经吸收了,所以我现在看到你都有好几个残影呢,而且思维极度混乱。”

    “酒这种东西创造出来,本就是让人喝醉的。”林天曼靠在浴室的门旁,望着龙十三道:“你为什么要来找我,这种情况,你不应该去找仇冬青才对吗?”

    “我不知道,或许是我不想让冬青姐看到我这幅窝囊样吧,我也不想听任何人说教,也不想回到空洞洞的房间,所以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了。”

    龙十三苦笑一声,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放在嘴边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看了林天曼一眼,林天曼认命的摊了摊手后,龙十三这才敢点着,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林天曼看着像一只受伤的狼一样独自舔着伤口的龙十三,然后认真道:“把烟抽完就滚回你的房间,我要休息了,这样才有精力想着如何去对付我们的敌人。”

    龙十三厚着脸皮道:“那等我把这个烟抽完之前,我能待在这里跟你聊聊天吗?”

    “我没有兴趣。”林天曼没眼看,转身想要回到自己的床上。

    龙十三靠在浴室的玻璃门上望着林天曼的背影,光是这个背影就杀伤力十足,特别是在龙十三这个角度看过去,简直可以让人疯狂。

    只不过龙十三眼神清澈,丝毫没有一点杂念,但他还是开口道:“龙千象说我需要找到填补空虚的办法,这样才不会让自己陷入难过的旋涡之中,还说让我不要走他的老路,所以酒精这个选项排除了。”

    林天曼听到这话,便冷笑一声道:“所以你来找我了?怎么,想要学刘公瑾一样,用所谓的性来填补自己的空虚?”

    “我不知道,但我还是来找你了,或许这就能说明我真的需要你做那晚上没有做完的事。”龙十三厚颜无耻道。

    林天曼回过头,怒视着龙十三道:“我才不是你发泄的工具,龙十三,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了,我承认那晚我确实有点失控,但只有那一次,我已经重新找回了自我了,所以你如果精虫上脑的话,我强烈介意你去找别人!”

    “感觉怎么样?”

    “什么?”

    龙十三坏笑的看着林天曼道:“放纵自我的感觉如何,那晚上我说了很多自大的话,但我其实跟你一样,一直活得小心翼翼的,所以我其实很好奇,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林天曼鄙夷的看着龙十三道:“你该滚蛋了,我数三秒,你再不离开这里,我就要扭下你的脑袋。”

    龙十三的话显然触碰到了林天曼的底线,而他显然也想这样做,似乎只有通过激怒他人,他才能从那一无边无际的痛苦解放出来。

    林天曼开始倒数的时候,龙十三便从地上爬起来道:“你别皱眉了,我走就是了。”

    说完就与林天曼擦肩而过,径直的往门口走去,但就在这个时候,林天曼却忽然拽住了他,然后将他压在墙壁之上,在龙十三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吻上了他。

    龙十三的脑袋一下子炸了,天地良心,他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他只是想找一个不会对他说教的人聊聊天而已,结果没想到林天曼居然如此疯狂。

    长达半分钟的吻,几乎让龙十三有点窒息,等龙十三想要回应的时候,林天曼却已经松开了他,然后往后退了半步,擦了擦自己的嘴唇道:“这就是堕落的滋味,你感受到了吗?”

    龙十三点了点头道:“感觉到了,而且感觉还真不错。”

    话音刚落,龙十三主动发起了进攻,比林天曼更加的狂野,这让原本还占据主动的林天曼变成被动了,男人一旦兽性大发,是绝对会占据主导位置的,更别说龙十三这种情场老手了。

    林天曼摁住了龙十三的手,对着他认真道:“只有今晚,今晚过后,我们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明白吗?”

    龙十三没有回答,而是用行动回应了林天曼,他抱起了对方,然后往房间里的大床走去。

    林天曼知道自己正在干一件极度疯狂的事,理智告诉她必须停下,但脑子里却有另外一个疯狂的声音让她继续,或许是因为她骨子里拥有着自己母亲的基因,而一旦基因爆发出来的话,连她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

    尤其是当眼前这个坏男人还很迷人的时候,一时的激情会摧毁人的理智,而当理智荡然无存的时候,剩下的也只有最原始的索取了。

    林天曼深陷其中,不可自拔……